柚子猹

愿你幸福。

[parksborn]行驶在那无尽之路(一发完)

涵涵的生贺文,abo设定,有大概能称之为肉的东西。

涵涵生日快乐!


正文:


“彼得,我们到底要到哪里去啊?”


“啊!别这么做,快坐回去,你这样我万一急刹车会很危险的!”彼得被突然出声的哈利吓了一跳,他的手上一打滑,车子就不正常地狠狠扭了下腰。这也让哈利吃到了苦头,他的脸一下子因为惯性撞上了车座,疼得他眼睛里一下子就泛起了水雾。不过也是让他乖乖地坐回去了,一脸委屈地裹紧了身上的毯子。


“我还不是想跟你离得近些......”哈利小声地喃喃着,通过后视镜彼得看到了对方红红的脸蛋。


“我也是,”彼得注视着前方空旷的高速公路。


彼得和哈利本来是一起住在一个镇子上的,不同于彼得的普通家庭,哈利家是当地有名的富人家,但这并不能妨碍他们只见美好的情谊。虽然哈利是富人家的孩子,可他的父亲一直对他不闻不问的,他从小身体也不太好,长得十分瘦弱,被学校里的同学暗地里嘲笑过大概是个Omega。所以比哈利大5岁的彼得就当上了保护者的身份,两人度过了快乐的童年时光。


“所以说,彼得你是Beta咯?”12岁的哈利睁大眼睛好奇地说着,一边说着,一边像小狗似的凑到彼得的后颈去闻他的信息素。


彼得被他弄的面红耳赤,投降似的大叫着:“痒啊,哈利!哈哈哈!快住手!Beta信息素又不强烈你闻不出个所以然的!哈哈哈哈!”


哈利依旧不信邪地扒拉着彼得的领口,几乎是贴在他的后颈。少年温热的呼吸像热浪一般拍打在彼得的后颈,拍打在彼得的心里,让他的内心不得以平静。彼得很想逃开,事实上他也这么做了。哈利完全没注意到自己朋友的不对劲,摸着下巴仔细想了想:“啊,像是薄荷味呢。”


“你闻到的可能是我沐浴露的味道。”彼得翻了个白眼。


“是吗?”哈利抱着自己的膝盖皱起了眉头,不过随即他又想到什么,开心地笑了起来,“当Beta也真方便呢,不用担心那堆烦心事,我要是也转变为Beta就好了。而且就算信息素是鲱鱼罐头味的也不用怕了!”


彼得失笑着揉了揉哈利的头,少年恼羞成怒地和他扭打在一起,彼得只好一边捂着头一边把脑袋往哈利并没啥威力的拳头下凑。


“前面就是加油站了,我先去加油,再到旁边的便利店里买点东西吃。”彼得看着前面的灯光,微微转过头对哈利说到。哈利似乎被他吵醒了,他懵懵懂懂地从毯子里钻了出来,用手背揉揉自己惺忪的双眼:“嗯?......彼得,我感觉有点不舒服,晕乎乎的,你说我是不是感冒了啊?”


彼得已经驶进了加油站,听到哈利的话禁不住皱起了自己滑稽的一字眉,他连忙将车停在冷清的加油栓旁,解开自己的安全带,向窝在后座的哈利探过身来,摸了摸对方红彤彤的脸蛋。哈利感觉自己又晕又热,而正好彼得微凉的手让他感到十分舒服。他感到自己的鼻腔被一抹若有若无的味道轻轻撩拨,那味道实在是太够虚弱了,只有在哈利将自己的鼻尖埋在彼得的手腕时才明显一些。


是松柏的味道。


彼得竟然背着自己用香水了,他肯定有女朋友了。哈利有点酸酸地想。


彼得只觉得哈利像是一个不知所措的小动物一样在自己的手上蹭来蹭去,他安抚性的捏了捏哈利的脸颊,对方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布满的呼噜声然后一口咬住了自己的手指。


“哈利,时间不早了,”彼得有些哭笑不得地说到,“松口啦。”


“好吧,你动作快点。”哈利勉为其难地松了口,赌气似地背过身子不理彼得了。


彼得看着哈利的模样不由自主了弯了嘴角。他麻利地加好了油,就去到便利店里去买吃了的。便利店的店员正在柜台里打瞌睡,连来了新客人都不知道。彼得拿了几瓶感冒药,又随便拿了个汉堡。哈利的话,吃三明治应该可以吧?他有些不确定地想着,我记得他喜欢金枪鱼来着,希望我去上大学的这段时间里他不要换了口味啊。不过这便利店里的金枪鱼三明治实在是看上去不咋地,但愿小少爷他不要太挑剔吧。


“你好,能把这些东西结下账吗?”


“啊......?哦......”店员动作迟缓地爬了起来,“一共9.62刀。”


彼得付完钱后就急匆匆地走了出来,路过便利店前的垃圾桶时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把汉堡里的洋葱挑出来丢了进去。


没走几步他就发现一个壮硕的大高个趴在自己的车旁,拉着车把手好像准备做什么。彼得大呵一声“你们在干嘛”便冲了过去,结果一靠近就被对方浓郁的Alpha信息素压制得动不了手脚。


“小子,你这车里的那个Omega闻起来很正点啊,不介意借我玩玩?”那个男人不不屑地撇了一眼这个跟个弱鸡似的Beta,当然车里面那个Omega才让他如此的兴奋。这味道,真是又香又甜,而且没错的话是个快发情了的小O。快发情了还大晚上在外边,估计是跟自己的情郎私奔出来的,本以为是什么样的人带着出来的呢,一看,是一个没个屁用的垃圾Beta。


那就让我用我的大家伙帮帮他吧,男人的眼睛亮了起来,嘴角露出了猥琐的笑容,身上的信息素更加浓郁了。


“我......”彼得一只手支撑着车,咬着牙开口道。


“嗯哼?”男人显然完全不觉得这个Beta能拒绝自己。


“我,我去你妈的!”


彼得突然奋起一拳揍在了男人的脸上,他感到自己的骨头仿佛要一下子散了架,皮肉也是生疼。那个大高个竟然被自己一拳揍得歪了脸,牙齿都飞了出来。要是往常,彼得肯定会停下来惊叹一番原来人类的潜能真的是无限的,但眼下他显然没什么心情,他只想着赶快开车走人!


“嗯......嗯......”哈利蜷缩在后座上紧闭双眼,难以抑制地呻吟着。


“哈利,坚持住!我们马上就到了!”彼得现在已经完全不想超不超速了,直接将速度飙到了100码。作为Beta的他难以想象发情期会是什么样子,但他很确定这一定不好受,就像是本来好好的突然生病了一般。为什么,仅仅是因为不同的性别就要受这么大的苦呢?彼得还记得昨天接到哈利的电话,那歇斯底里的尖叫此时再一次充斥在彼得的耳朵里。


“彼得!彼得!带我走!带我走!你不来我就要死啦!”


“哈利,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哈哈哈哈!我爸想把我给卖了!他因为我是个Omega就想把我给卖了!!”


前段时间彼得刚发现哈利似乎跟自己减少了联系,本以为是青春期的孩子有些叛逆,没想到却是这样的原因——哈利的第二性别是Omega。让彼得难以理解的是哈利的父亲,为什么因为自己儿子的性别就做出这样的决定呢?这世上了不起的Omega也不是少见,Omega平权也是好久之前的事情了,现在如果你在大街上因为性别原因歧视别人,路人的口水都能把你淹死。


彼得想不通。


他当然不会知道哈利父亲的公司出了多大的篓子,只有跟另一家公司合作才有机会扭转乾坤。在一个纯粹的生意人眼里,一切都是获的更高利益的筹码吧,筹码的意见是不需要征求的。


不过,彼得不知道这些,他只是在气愤为何哈利的父亲原先都对他不闻不问的,现在看他是Omega了又要做出这么过分的事情。


十分钟的路程像是永无止尽一般,但他终归是有限的,彼得终于到了格温的公寓。他本来是想当然的想把哈利带到自己的宿舍的,这个想法被聪明的格温一手枪毙了。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格温气不打一处来地揪着彼得的耳朵,“你忘了你宿舍里还有Alpha吗?”


然后大方的格温借给了彼得她公寓的钥匙。


“便宜你了,我刚租的公寓,自己的东西还没搬进去就先让你先去当避难所了。”格温忙着收拾东西,“基本家具都有所以不用太担心.....你那是什么眼神啊!好肉麻!”


“格温,没了你我该咋活啊!”


“一边去,这话留给你的小男朋友说去,我去实验室了。”说着美丽的格温狠狠往上翻了个白眼,结果发现可能是因为自己眼睛太大了根本翻不上去。她瘪了瘪嘴就此作罢,抱着一大叠文件逆着人流离开。


望着格温离去的身影彼得不免有些惆怅,要是真像她说的那样就好了。


啊,赞美救世主格温!


快点打开快点打开.....彼得背着被毯子紧紧裹住的哈利一口气冲上了四楼,秋夜已有了寒意,可他却感受到哈利完全汗湿了身子,被秋风一吹,冰冰凉的。突然一下打开的门让彼得几乎是一个踉跄跌了进去,幸好他及时撑住了墙壁,万一摔着哈利就不好了。


彼得关上门后连鞋都不脱就直奔卧室了,他小心翼翼地想把哈利放在,可哈利却想抓着救命稻草一般死死攥住不放。


“哈利,放松,放松,没事的我一直在这。”彼得急得满头大汗。哈利感觉自己似乎听到了最最熟悉的声音,与身体的燥热不同,他的内心用上一股暖流。他乖乖地松了手,任凭彼得将他摆在柔软的床铺上,嘴里无意识地呻吟着。


彼得有些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播下了某位总能想到办法的万能小姐的电话。


“彼得?”格温靠在宿舍的床上,轻轻将腿上的书翻过一页,另一只手在床头柜上摸了半天才摸到自己丁玲作响的手机。


“格,格温!”彼得急切的呼喊从对面传了过来。


“怎么了?”格温将视线从书上移开了,“出什么事了吗?”


“哈利他,他发情了。怎么办啊,你有没有抑制剂啊?”


“彼得,你先冷静!”格温将书合上丢在了一边,“听着,这时候能帮助哈利的只有你。首先,我是个Beta根本搞不到Omega的抑制剂,其次,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哈利是只有15吧?估计你生理课也没好好听......18岁以前Alpha和Omega的信息器官都没有完全成熟,是没有办法用抑制剂的。而且18岁以前的发情期也是不稳定的,这大概是哈利的第一次,时间不会太长,你想想办法陪他熬过去。”


“可是,想什么办法啊?”


“彼得,你觉得,你问一个女Beta她会知道什么吗?”


“哦,啊天啊哈利你没事吧!”突然电话那头传来细碎的呻吟,“格温,我先挂了!”


嘟......嘟......嘟......


格温看了看已经挂掉的手机,她的眼睛垂着,灯光投射在睫毛上留下了长长的蝶影,盖住了她眼底的神色。

接下来走这里:AO3 微博


评论 ( 16 )
热度 ( 42 )
  1. 日渐消瘦柚子猹 转载了此文字

© 柚子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