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猹

愿你幸福。

又是一场梦

(我觉得自己的梦一个比一个厉害了。)
上英语课的时候我和我的男朋友是一个教室,我悄悄告诉他我的数学老师又希望我今天放学后能去他办公室。男朋友很气愤,这些日子来数学老师总是在骚扰我,他有想办法向其他老师汇报过情况,但都不知为何没有成功,反而被警告不要乱说话。
我害怕极了。英语老师的声音有些模糊,我只能麻木地重复着手上的工作,努力不去想今天放学会发生什么。
父母把我送到这所“优秀”的寄宿制学校,肯定想不到自己的女儿会被这么对待吧?但我不敢跟他们讲,他们绝对不会相信我的,因为在他们心里我就是一个不务正业的坏女孩。而且他们也没有心情管我,我就是个烫手山芋,丢掉最好。
回到宿舍的时候我整个人精神都萎靡了。舍友很担心我,忙跑上来问我怎么样,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是沉默不语。
“真的没有解决办法了吗?都一个多月了……”
是啊,都一个多月了,我被那个该死的畜生猥亵一个多月了,今天也同样被强迫着威胁着。我崩溃地哭了出来,内心里感觉恶心透了,想死的欲望蓬勃而出。
“我好想死啊……我再也受不了了……”
我紧紧抱着舍友压抑着嘶吼道。
舍友轻轻拍了拍我的背部,像是下定决心似的,突然将我推开,捧着我的脸说道:“要不我们杀了他吧。”
我睁大了眼睛,那是我心里竟是这样的想法——我怎么没想到呢。对,我恨死他了,我恨他恨到要死。在舍友温柔而坚定的眼神里,我缓缓地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我没有告诉男朋友,他是一个正义的人,是绝对不会允许我做这样的事情。可我已经被逼疯了,我感觉自己没有其他路可走了。
一个星期后的迎秋舞会似乎是个绝妙的时机——昏暗的灯光,狂欢的人群,人们不会在意谁去谁归,他们只在乎及时行乐。数学老师是肯定回去的,他那么受学生们爱戴的“好”老师,怎么会在班上大半学校的邀请下拒绝呢?
我穿上了自己黑色的小礼服,手上戴着长长的丝绸手套在自己的大腿根部绑上了一把小刀。我是在归校舞会上被盯上的,当时我也穿着这样一条裙子。那么这次就让我都还回来吧。
果然,趁着男朋友去自动贩卖机买水的时候数学老师凑了过来,他色情地捏了捏我的臀部,我恶心地想立刻给他一刀,但现在不行,我要沉住气。他果然把我往人群外拉了,我跌跌撞撞地被他拽着走,来到了场地外的一间偏僻的男厕所。
他看我的眼神淫靡非凡,他伸出了粗糙的手想要来碰我的胸部。我用手肘狠狠击中了他的鼻子,他吃痛地到了下来,趁他还没法起身,我用小刀一把插到了他胃的位置,用力地拧了一圈。或许要感谢他想对我图谋不轨,带我来到这么个绝对不有人路过的地方,否则光是他杀猪般的叫声,都要出大麻烦了。
我有些嫌烦,碰巧角落里有几大卷胶带,我就用胶带把他的嘴死死封上了。
我能猜到他会把我带到这间厕所,我翻窗出来,室友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她旁边停着一辆车,里面坐的是她的哥哥。我上了车,接过他哥哥给我的假身份,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评论
热度 ( 2 )

© 柚子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