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猹

愿你幸福。

【parksborn】Fade Away(6)(授权翻译)

授权已发!请看第一章!谢谢!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92929/chapters/5773937?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81270862

作者:GrimmjowKurosaki19
译者:柚子猹
原作:超凡蜘蛛侠2
CP:Peter Parker /Harry Osborn

*欢迎捉虫。
*主要角色死亡。

*倒计时。


正文:


Fast I fade away

It's almost over

Hold on

彼得尽力祈求着哈利的原谅,他说他可以提供自己的血,他保证在他的实验室里研究到他生命的最后一刻——只要他能救他。



那一天,彼得以蜘蛛侠的身份出现在窗口,麦克斯见到后愤怒地与其厮杀起来,用尽全身力气置他于死地。电鸣残影交错地穿插在蛛丝之间,爆炸声带来了绚丽的蓝色火花,像是一场极为壮丽的表演,表演者是哈利生命中举足轻重的两个人。



不过哈利并没有阻止他们。



相反,他靠在自己最喜欢的那张椅子上,被厚厚软软的毯子包裹着身体,噪音让他皱了皱眉,身子忍不住再往毯子里缩了些,他尝试不要睡着——知道他真的意识一片模糊了。



醒来的时候,彼得不再挂在窗上,他出现在他公寓的门口,外套和运动裤又脏又破。他看起来很久没有刮胡子了,原本干净的面庞现在看起来乱糟糟的,让人想到独自驾驶在一望无际的西部荒原所看到的景色:干枯稀疏的杂草,黄色的土地,还有上面几近干涸的河床。他的眼睛里布满血丝,,身上还散发着一种廉价的啤酒的味道。在他手里是一支密封的试管,里面有着红色的液体。哈利虚弱地探了探头,又了无兴趣地缩了回去。



哈利太累了,累到已经没有力气去恨他了。



麦克斯像是被关入囚笼的野兽一般咆哮着,空气里蕴含着克制而极具破坏的力量,这让哈利后颈上的绒毛不禁战栗起来。



“够了。”他说,“住手吧。”哈利终于从暖烘烘的椅子上站起了声,抿了抿嘴角,来到了彼得的身前。“我知道,你不会起我不顾的,我知道。”他将全身的重量搭在彼得的身上,凑在他的耳边喃喃自语。



彼得干笑了起来,他身上的酒气让哈利有点退缩。



“不,永远不会。”



哈利拍了拍彼得的肩膀,让他先去冲个热水澡。彼得有点脸红,乖乖地去了。但彼得不认为自己应该花太多时间在洗澡上,于是他草草洗干净自己的身子,关掉水龙头,用浴巾围住了自己的下半身走出了浴室。这时候菲利西亚进来了,给他递过一条裤子和一件看起来就很贵的衬衣,她的表情冷漠极了,仿佛没有东西值得她动感情。



然而远远的,房间另一边的哈利却读出她漂亮的黑色眼睛里蕴含的愤怒。



“冲澡的感觉不错吧?”她问道,哈利为她言语中浓浓的恶意而不禁一愣。



彼得却好似无所察觉,露出了他招牌似的无辜笑容:“是的,哈利的淋浴真的是棒极了。”



“很好,知道这个真是太好了,”她勾起了唇角,“特别是在想到奥斯本先生已经连站着淋浴都做不到的时候。”菲利西亚拍了拍自己的裙子,“并不是因为水滴会像刀子般割裂他的皮肤。“她终于说完了,也没什么好继续待的,十分潇洒的离开了。



彼得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麦克斯静静地观察者哈利的反应。哈利无所谓地咯咯笑了,说菲利西亚今天肯定心情糟透了。



“我们总会有那么一天心情特别糟糕,”他说道,“即使是世界上最棒的老板身旁的女人也不例外,不是吗?”他的笑容依旧迷人。



突然,一盏小灯亮了,于是麦克斯风风火火地离开房间。不一会儿就听见他大声说到埃提亚尼会在今夜拜访。



彼得又笑了起来,笑得很难看,他问道:“所以......这伙计,我是说,埃提亚尼,他是你的男朋友?”



“谁知道呢。”哈利细细盯着彼得的眼睛,“我可无法接受和一个知道我要死了的人谈恋爱。除非他跟我同病相怜。”哈利的喉咙里发出了有些奇怪的嘘声,“不过根据他的记录,他大概也没有你那天晚上暗示的那一类小毛病。”



哈利再一次看到了愧疚在他朋友的眼睛里舞蹈。



“不过埃提亚尼是唯一一个因我的身体而感到厌恶的人,”哈利眯起眼睛,有些陶醉地看着彼得受伤的表情,“现在,你该离开了。”



彼得离开了哈利的公寓,就像任何人一样。哈利看着关上的门,捧起了自己的马克杯。他闻到咖啡的香气,里面还倒了半杯的他家的苏格兰威士忌藏酒,他觉得浑身没有力气,于是就喝着不知算是酒还是算咖啡的液体,整整一个下午都在等待晚上埃提亚尼的到访。



这个晚上,他第一次让自己的床伴成功占满了他的大脑,而不是让那个他为之沉沦了十多年的男人死占着不放。



Slow I suffocate

I’m cold and broken

Alone

哈利在12岁的时候就学会了孤独。不论他在那该死的寄宿学校交了多少所谓的朋友,还是室友天天在那刷存在感,他心口就像破了个大洞,所有的温暖都被一阵风呼啦啦地吹走了。这是他的父亲亲手挖下的,通过暴力地扯断他与他最亲密的朋友之间的牵连。不过大概在别人看来也没多亲密。



哈利强迫自己在14岁生日那天习惯孤独,尽管彼得在先前的几年里都认认真真的寄来了祝贺信,只是这次的没来。



哈利在17岁的时候发现即使放纵依旧孤独。那是他第一次在一场性爱后醒来,被窝里只有冰冰冷冷的自己,没有另一具温暖的身体。



不过作为一名奥斯本就要学会与孤独为友,将孤独作为一种成为真正的奥斯本的象征。



哈利其实很感激他已经比同样情况下的男孩们晚一些遇到这位女士。



有些资料表明,托尼史塔克在他一出生的时候就被这位女士细心呵护了。



长年累月的孤独即使在他濒死之际仍不愿离开。菲利西亚不会和他说话,特别是在哈利为那个轻易进入自己生命却又导致他趴在她的膝盖上哭了一夜又一夜之后。麦克斯没办法在他身后安安静静站三分钟,而不是感到愤怒地想要摔砸东西。这个时候彼得一定会感到尴尬极了,甚至还会傻乎乎地尝试调剂。



孤独就停驻在他的胸膛,像是一种持续的病痛,而他麻木充满了他的所有肌肉。究竟让他妄图脱离现实,烟草可以在寒风吹进心里时点上一簇温暖的火焰。



表面上来看,这场疾病比所有人所预料的都要更快地杀死他。但倘若有人真的愿意花上一小会儿看看他的内里,他们会知道到底是什么真的在慢慢杀死他。



是孤独。



埃提亚尼看到了,他在第一次注意到哈利奥斯本三色的眼睛时就看到了,他在那一晚来到他的公寓时看到了。



孤独这位有形的女士围绕着这个漂亮的男人舞蹈,第一晚的时候她在,之后的日子也从未离开。她像是一张保护膜,一个强大的病毒,将这个棒极了的男人与真实的生活隔离开来——冰冷,无助。



他看到了,他想帮哈利摆脱她。



埃提亚尼在与哈利一次做爱之后遇到了菲利西亚,那时这个男孩正熟睡在他的臂膀里,他轻轻抚摸着对方软软的金发,为其赞叹不已。菲利西亚十分美丽,显而易见对哈利有些过度的保护欲了。埃提亚尼几乎是霎那间就明白了为什么那一晚他问她要哈利电话时,她的眼底为何蕴涵着纯粹的鄙夷。



埃提亚尼也在麦克斯送雷文克劳夫释放后见了他,那个晚上他进入公寓就迎面被一股强大的电流直呼墙上,滋滋作响的蓝色电流就停留在距离他脸一英尺的地方。



他也同样去见了彼得派克,为了没有的爱,为了身上的痛。



为了爱人颤抖的唇。



就像任何人一样,成为心爱之人宇宙的中心就应该是成为他生命长河中的明星里的一颗。你可以看着镜子里的人影,笃定地告诉自己:“这就是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来到这个世界,我不知道我如何来到这个世界。但这个是我知道了,现在,在此时,在此刻,在此地,我活着。”



但称为一个破碎之人宇宙的中心绝非如此,甚至在那些他足够爱自己的日子里他会想着“我可以修补起这个人”“我是足够的”,但他知道事实是什么。



加入哈利奥斯本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人是天方夜谭,这里面暗藏了太多他不知道的可怖而有错综复杂的关系,想要知道其中的秘密仿佛是一件赫拉克丝的任务。更别提在超能力与高智商之间,这是不可能的。



不过在最后,过度保护比顽固自处要强大,爱与友谊终将战胜愤怒与嫉妒。



虽然如此,这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事情。



事实是......



最艰难的事情是意识到在这所有的几个人之中,在他们之中,他并不在之于哈利奥斯本最重要的人之列。



这样的认识实在是太煎熬太伤人了,有时他会想是不是自己也需要被人环绕。



不过......

 

不过哈利不再看起来孤独了,在大家中间,孤独终于从他的身上离开了。哈利奥斯本从未像现在这样鲜活过。


上一章 第一章 下一章

评论 ( 13 )
热度 ( 23 )

© 柚子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