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猹

愿你幸福。

一场梦

(又做梦了。
依旧很奇怪,但有主线剧情了😂。)
一天,学校组织出游到一座大山里玩,定的是山腰的一座旅馆,接近山脚。麻老师带着大家爬山爬得很尽兴,美中不足的是在半路上遇见了半晌男同学的前男友。不过那个人性格特别好,除了气氛有些尴尬以外都没啥。然后我这个搞事佬就缠着那个小哥问他的过往,小哥最后被缠得没办法就跟我讲了他和小青蛙(就这么称那个男同学吧)的过往。
当初两个人是在航模比赛里遇到了,小青蛙以市第一的成绩进入全国大赛。小哥比小青蛙大几岁,是个大学生,一开始为有高一生就能进全国大赛而感到惊讶。于是他就和小青蛙搭上话来。赛后两个人也没有断联系,你来我往发现对彼此都有好感,就确定了关系。小青蛙到底是个少年人,异地恋对这种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简直是个折磨,于是他就不咋搭理小哥了。之前他手机被偷了,换了个手机,也没想到把小哥加回来,两个人就这么断了关系。
小哥是骑车进山的,由于我听他讲故事而脱离了大部队,所以他想要不先把我捎下山,毕竟不知道那帮人浪在哪个山头。于是我就呆在他山脚的叔叔家,喝茶看电视嗑瓜子。
晚上我们回到旅馆,吃完晚饭后大概10个关系比较好的同学一起挤在狗蛋和火鸡的房间里打牌聊天。时间慢慢流逝,眨眼间就10:00了,大家都有点累了,于是就瘫在床上和地上休息。10:00是麻老师规定的熄灯时间,所以我们就准备收拾收拾溜回去。
我在他们收拾的时候跑去上了个厕所,出来的时候发现房间的门开了个小缝,外面黑咕隆咚的看着特别瘆人。于是我就随手把门给带上了,结果我刚转头,门又给吱呀一声开了。我下意识觉得不太对劲,叫朋友们赶紧把灯关了,再次把门推上(门是向内开的),却感觉受到了很大的阻力。我就招呼房间里的几个男生赶紧过来抵门,他们也不知道发生了啥,就跑来帮忙了,把门死死的堵上。这时我们听见门外咣当一声,吓了一大跳,房间里出奇得安静,因为没过一会儿,我们听到一阵有点诡异的脚步声渐渐靠近,还有液体晃动的声音。我比手势让男生们压住门,自己凑到锁孔看看外面的情况。我看到我们的麻老师伴着一张严肃僵硬的脸,像是死人一般,僵直在我们房间门口,一手托这个烛台,一手拎着个桶。我还没仔细看呢,她就开始大力地撞击着房门,一下一下,几个男同学眼看就要坚持不住了,呆在一旁的女生们立刻扑上来帮忙。终于,撞击停止了,透过锁孔,门外也没人了。
大家都吓了个半死,瘫倒在门板上,惊魂未定。我小声告诉他们我所看到的东西,令人生畏的沉默弥漫在空气中,终于小青蛙说大家还是不要回房间了,今晚就凑合一下,把床并起来让女生睡在上面,男生们睡在靠近们的地板上。
我躺在床上,心中有说不出的违和感,麻老师的样子实在是太诡异了,可由不得我细想,浓浓的困意袭上心头,模糊了我的大脑。
睁开眼我坐在我的书桌前,面前的电脑还是亮着的,上面的游戏区满满当当,我翻了翻,发现有人做了恐怖游戏,于是兴致勃勃地点开了。
“是否问他和小青蛙的往事?是or否。
否。
……
这时门外咣当一声,眼前浮现了两个选项:开门看看or死命地抵住门。
开门看看。
小心翼翼开了个缝,发现门外掉落了一个手电筒。将它捡起,又是两个选项:打开开关or不做什么。
打开开关。
疑惑地拿着手电筒看了看,同学们松了口气,不再抵门,说道:'什么啊,一个手电筒?'将开关打开照了照,突然听见门外近在咫尺奔跑的僵硬的脚步声,这时候你们发现门又自己开了!男生们连忙关门可还没合实,一只手臂就从缝隙里伸了进来,将门狠狠向里掰开,一张可怖的脸出现在浓浓黑暗中,害怕的用手电一照!大家被麻老师灰白的脸吓了一跳,用了吃奶的力气也阻止不了,麻老师冲了进来,烛台的火光照着她的脸更显可怕。
操控手柄控制主人公。
麻老师举起手上的桶——现在看清了,是油桶,向大家浇去,大家发了疯般用东西扔着她,可她却跟没感觉一般不躲不闪,一直守在门口。尝试着爬窗逃走却发现窗户不知何时被封死了。麻老师讲烛台向地上的汽油里抛去,熊熊烈火燃起。火光夹杂着同学们的惨叫笼罩了整座大山。
End.”
“开门看看。
不做什么。
操控手柄控制主人公。
在麻老师进来的那一秒连忙跑出去,冲到一楼发现有两个惨白的尸体样的女鬼咧嘴笑着。用手电照她们,一鼓作气跑出旅馆。外面有更多的怪物,不断开开关关手电,在树林里东窜西跑,最后被抓住。这时看到不远处火光熊熊的旅馆,身体被分食。
End.”
“是。
……
开门看看。
不做什么。
操控手柄控制主人公。
不知为何突然想到山脚的小哥,这里离山脚也不远,于是就拼命地跑,一边跑一边躲过路上的怪物。身上全是血,然而越接近山脚身后的怪物越少,但有几只在身上留下长长血痕的怪物依旧紧追不舍。来到小屋前,一边喊着救命一边拍打着房门,小哥开了门惊讶的看着,一股脑扑进屋里,关上门。透过窗户看到怪物一晃身离开后崩溃的大哭起来。
tbc.”
我感觉这个游戏还蛮有意思的,但时间不早了,我就洗洗睡了。再次醒来,我依旧在旅馆的房间里,大家眼圈下都有淡淡的黑眼圈,几个人杵在门口,不知道该不该打开。
我想了想,还是开了门,门外有一盏手电。
此时我的脑海里浮现了一句话:
恭喜你度过第一夜。
没等我回过神,我的手机响了,屏幕上显示着一个我很确定自己不认识的名字:杨雪。本来想等她自己放弃,可那电话就跟催命一般,响个不停,无奈之下,我摁下了接听键……
(然后我的闹钟吵醒了我。)

评论
热度 ( 2 )

© 柚子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