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猹

愿你幸福。

【parksborn】Fade Away(2)(授权翻译)

授权请看第一章!已发!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92929/chapters/5773937?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81270862

作者:GrimmjowKurosaki19
译者:柚子猹
原作:超凡蜘蛛侠2
CP:Peter Parker /Harry Osborn

*欢迎捉虫。
*主要角色死亡。

*非专业人员请勿继续!译者已被虐傻!!


正文:


It is simple I know that I will suffer in the end

没有哪一个夜晚比它更糟糕了。在蜘蛛侠将它抛弃的两个月之后,哈利像是得了帕金森一般时不时地颤抖,强烈到让人无法呼吸的疼痛时常席卷他的全身,进食都变的十分的艰难,淋浴也完全成为了一个问题,这些日子里,他只能泡在自己的浴缸里。当然这并不能让他感到愉快,实际上他是十分厌恶的,因为这似乎时刻不昭示着他的身体正在逐渐恶化。他想知道他的父亲倒是怎样才能想方设法活到四十岁的,不过他身上来自母亲的虚弱基因放肆地嘲笑着这个愚蠢的问题,哦对了,还有他糟糕的抽烟与酗酒问题。


那天晚上他与彼得相约在一家格温在去英国前频繁光顾的韩国餐馆,在那里他们享受了一场非常棒的晚餐。哈利尽可能地少吃,彼得也假装没有发现自己的好友是有多么消瘦。


麻烦事在这个夜晚的最后来了。


彼得希望他能够陪哈利回他的公寓,于是他们并肩走着,温暖的灯光洒在他们的肩头。他们交流着一些没啥营养的话题,两个人嬉笑着互相拌嘴。然后不被期待的事就发生了。


一阵猛烈的咳嗽突然爆发出来,他咳得像是要把肺给咳出来。彼得不知所措地站在他的身边,担忧的脸上还存在着一种难以琢磨的悲伤神情。哈利在咳嗽的间隙艰难地呼吸着,整个人深深地蹲了下去,腹部紧紧贴着自己的大腿,手本能地死死压抑住嘴巴。


大概两分钟以后,哈利渐渐停了下来,在他们周围围了一群或是好奇或是关心的人,彼得蹲在人群中间,一下一下地抚摸着他病重的朋友的背部,感受着他突出的脊椎,好像这样就能把他的疾病带走似的。半晌,哈利终于有了力气把颤抖着手从嘴上移开,他可以听到彼得持续均匀的喘息声就在他的耳旁,温暖的雾气轻轻拂过他的面颊。彼得的脸凑近了一点,哈利可以看见他脸上细细的绒毛,彼得死死地盯着他的手,以及手上令人心悸的血迹。


“哈利......”彼得小心翼翼地呼唤道。


“我没事,彼得......没事,没事。”哈利不容置疑地打断了彼得,他熟练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擦干了手上的血迹。“现在扶我起来。”


“哈利......你说过你现在正在借蜘蛛侠的血进行治疗的。”在他拉着哈立德手腕扶他起来时,他询问道。


“那是实话,不过现在只是,暂时还有些糟糕。不过不要紧,我的科学家们正在研究解药,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说着,他将一只胳膊搭在了彼得的肩膀上,“我可是哈利奥斯本呢,富有的奥斯本怎么可能没法用钱买来所有顶尖的科学家,让他们一起研究蜘蛛侠的血呢?”哈利露出着一种特别无害的笑容,蓝色的眼睛像是风信子的花瓣一般温柔。“现在能把我送回家吗?我明天还有会呢。”


“哈利,我不相信......”彼得尽力地反驳道。


“嘘。”哈利将冰冷的手指抵在彼得温暖的嘴唇上,“我很好。”说罢,他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几分钟后他突然抬头盯着天空,彼得的手臂紧紧环绕着他脆弱的肩膀。“我的天啊,我简直不敢相信——看在上帝的份上——我竟然穿着阿玛尼的限量款正装倒在了地上!”


他们走回了他的公寓,彼得坚持陪他一晚,可是哈利却用隐私和不想要过度的保护这样站不住脚的借口义正严辞地拒绝了他。最后在哈利的坚持下,彼得只好离开。他离开的时候,脸上带着一种深切关心,和难以察觉的悲伤与自责——就好像他犯了什么无法原谅的错似的。


Fast I fade away

It's almost over

Hold on

五个月之后,哈利试着用自己的银行账户,不过失败了。于是他打电话给菲利西亚让她帮忙,她尝试了一下顺利使用之后告诉哈利密码并没有更改。只是哈利却记不起来了。


一些检查表明,虽然现在大脑的损伤还不太严重,但总有一天,疾病会带着他的大脑和身体的其他部分一同走向病变。


两天之后他打电话给梅婶邀请她共度一顿晚餐,彼得是不会知道真相的,但他希望至少梅婶能够更加客观地知道他接下来要做什么。


他尽量预订了一家他所能在纽约找到的最适合的餐厅——档次不是很高但十分隐秘。他知道梅婶讨厌在一个让自己感觉格格不入的地方花太多时间。他希望能让她感觉自在些,同时也不能被那些记者逮到。想想一下如果被抓拍到他在一个不符合奥斯本奢侈生活的便宜餐厅与一位女士吃饭,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各大报纸杂志会对他进行不眠不休的纠缠。


“哦,哈利!”梅婶用力地拥抱了哈利,这让他有点不适地皱了皱眉。“天啊,看看你,”梅婶用自己温暖粗糙的手包裹住了哈利的手,她微微离开一点距离,上下打量着他,“你真的是太瘦了。”


哈利看着梅婶慈祥的面庞,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好久不见啊,梅婶。”他腼腆地笑了,在梅婶松开了他的手之后为其拉开了椅子,“见到你真的是太棒了。”等到梅婶就坐,哈利才坐在了她对面的位置。片刻后两名侍者过来了,一位持着两盘意大利面,另一位捧着一瓶红酒。


“哈利你不用劳烦的。”梅婶眼角含笑地责备道。


“这不麻烦。”


“那好,如果你答应下次来拜访我我就不追究这个了。我可以给你做你最喜欢吃的烤薄饼,想要多少有多少。”


哈利乖巧的笑了笑:“那是当然。”


他们在一种令人轻松的安静氛围中结束了正餐。但在两位侍者将盘子拿走并摆上看起来十分精致昂贵的甜点时,梅婶打破了这份寂静。


“哈利,发生了什么?”她询问道。声音里带着一份独属于母亲的爱与关切——这是哈利童年里深深爱着的东西。


“梅婶......”


“不要试着对我撒谎,年轻人,你大概比彼得会打太极的多,但是你要知道,一位母亲总是会知道她们的孩子是不是在冲她说谎。”


哈利深吸了一口气,像认命一般地叹息道:“我快死了。”


刺耳尖锐的声音划破了哈利的耳膜,梅婶一下子站了起来,她难以置信看着哈利,最后在哈利的沉默中转化为一种悲悯的神情。她走到哈利身边,哈利感觉到梅婶纤细却又充满力量的温暖的手臂环绕着他僵硬的脖颈。“天啊,哈利,我的孩子......”她含着泪水喃喃道。哈利沉默着放任梅婶拥抱着他,许久他推开了她。梅婶复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其实还好啦,梅婶。我......已经习惯这个事实了。它是极端的,遗传的,你知道,父亲也是这么死的,不过.....如果我计算无误......我大概只剩三四年了,当然如果幸运女神垂青,五年也是有可能的。” 梅婶瞪大了眼睛捂住嘴,眼泪汹涌地流淌在她的面颊像是川流的溪水,滑落的温热液体打湿了搭在膝盖上的餐巾。哈利起身拿着餐巾擦拭着梅婶的泪水,罢了,他将温柔地把她布满皱纹的手包裹在自己有些太过消瘦,并且指尖被香烟染得微微发黄的手中。


“重要的事情是......我希望,梅婶......我希望你知道我从来不觉得你对我好是为了我的钱;我知道你有多么爱我,无条件地爱我;我还知道除了你和彼得两个,没有人是我所真心爱着的。所以这就是我会把我我遗产的一小部分留给你们两个的原因,它足够让你们过上更好的生活,也足够支付彼得的大学费用。”梅婶是一个多么自尊的人啊,她看起来急于拒绝他的钱,不过一向尊重女士的哈利这次却打断了她。


“梅姨,你要知道你和彼得共度了我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即使我知道你不求回报地给予我一切,可这所有我得到的爱都是金钱难以估量的。我想要,我想要即使是死了也知道我爱着的人们都活得好好的。我求您了。”他祈求道,泪水猛然迸发出来。


梅婶攥紧了他的双手,脸上露出了一种悲伤到绝望的笑容。


哈利支付完账单之后,两个人手挽手离开了餐厅。最后他们来到哈利叫来送梅婶回家的车前,他亲了亲她的脸颊,握住了这位能被他称之为母亲的女士的双手。


“梅姨,我最后的请求是不要告诉彼得今晚发生的一切,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依旧相信我能够被治愈,至少眼下......让他抱有希望。”


上一章 第一章 下一章

评论 ( 12 )
热度 ( 35 )

© 柚子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