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猹

愿你幸福。

【parksborn】Fade Away(1)(授权翻译)

授权:
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2592929/chapters/5773937?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false#comment_81270862

作者:GrimmjowKurosaki19
译者:柚子猹
原作:超凡蜘蛛侠2
CP:Peter Parker /Harry Osborn

*欢迎捉虫。
*主要角色死亡。

正文:

I’m cold and broken
It’s over I didn’t want to see it come to this


蜘蛛侠是绝对不会答应这份请求的,他当然不会了,一份血液的样品可不正是所有想要将他剖析了,来窥探他“小秘密”的那群人所梦寐以求的吗?他可以想象,藏在这个男人秘密身份后的所有人,可都比眼前这个狂妄的、自命不凡的、可怜又天真的小蠢货重要多了。更何况这个小蠢货还在央求他的血呢?


可是他只是想要活下去啊,他想要的不是长生,仅仅只是跟这个星球上所有普通人一样长的寿命已经是他的奢求了。在某一个瞬间,他想放肆地嘶吼,撕破纽约所有的大厦,撕碎高高在上的晴空。他还想不顾一切地哭泣,把他昂贵的玻璃酒杯重重地砸在他的脸上,看支离破碎的碎片携带着那可恶的鲜血向四周飞溅。他想告诉他他是个无耻的骗子,然后把他所有的藏酒都搬出来,大醉淋漓直到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起来。


可是他没有。


“很好......”他说到,“......就为我做这一件事吧......你可以带着你的血离开,就当作是我死前行的最后一次善。”他苦涩地笑了,玻璃杯中的一滴滴液体顺着他的食道滑下,又辣又苦又涩,灼伤了他的口腔,搅得他五脏六腑痛苦不堪,让他几乎忍不住呕吐的欲望。“如果彼得问起你对我说了什么...不,当彼得问起你对我说了什么...我希望你能够小小的撒一个谎,说你将血液给我了,而我手下的科学家们也正在争分夺秒地研究解药,最后告诉他一切,都有希望。”


“哈利......”蜘蛛侠用难以被人捕捉的声音喃喃道。莫名地,哈利觉得这时的蜘蛛侠是真正地为他的伤痛而感到悲伤——真诚的没有一丝虚假。可他想象不出,此刻,男人藏在那可笑的面具下的脸上究竟是一种怎样的神情。不过他已经不在乎了。这个可以说是宝贵的瞬间,他只想一个人呆着,被他自己的情绪捆绑起来,被他自己的可怕的即将到来的死亡压制住咽喉。


他想成为该死的自私的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就像是所有人都那么认为的一样。他就是想一个人呆着。


独自蜷缩在他该死的昂贵的沙发上,干一瓶伏特加昏睡过去,或者是直接酒精中毒算了。随便哪个先发生,他都无所谓了。


“不!”他带着哭腔嘶吼着,玻璃杯被‘砰’的一声砸在地上,“从这里出去!从这里出去然后当彼得问起你对我说了什么,你告诉他!一切都顺利!告诉他你给了我你的血!对他撒谎啊!告诉他我会活着的!告诉他......”


“一切都有希望。”


“哈利,你会活着......我很确信......”


“你撒谎的对象不是我,蜘蛛侠。”他突然用一种尖酸刻薄的语气感叹道,身体慢慢地挪到几分钟前睡在上面的皮沙发上,他紧紧地蜷住了自己的身体,背对着那个被他的朋友叫做英雄的人。“我觉得你应该离开了。”说完这句话后,像是完全把自己同外界隔绝一般,他闭上了眼睛。
哈利等了一会儿,也许是好久,直到最后他终于听到独属于蜘蛛侠离开时划过空气的声音。也只有在他不再感到这个房间里有他人给他施加令人窒息的压迫感,他才允许自己在哀伤痛苦之中睡去。


I wonder if I will never see your face again
And I know that I will find a way to shed my skin

这条深绿色的围巾对比着他白皙的皮肤显得十分可爱,有点过于宽大的大衣很好的隐藏了他右手手腕上两片枯死的皮肤,也掩盖了不到三周,他到底骤然瘦到了怎样的程度。一点技术高超的化妆,隐瞒了他由于病毒扩散到了左颧骨而带来的不健康的青白脸色。


如果那天他能顺顺利利地打完那局牌,彼得就不会知道他的疾病不仅没有被治愈,而且已经在以一种能打破记录的惊人速度扩张。他的父亲直到35岁才在身理上展现出了逆转增生录的踪迹,而现在他还没满25岁


哈利知道在他不仅有奥斯本“赠与”他的遗传病,还有从他母亲那里遗传的抵抗力低下的虚弱基因。如果他没有算错的话,他连诺曼死前享受过的二十多年得体而健康的时光都没有,而且他,估计是等不来自己的三十岁生日了。这可真不是什么好的结局。

他从浴室里的镜子前转身离开,走向了自己的房间。他的智能手机躺在他大床的正中央,不停地震动着,于是他跪在床上拾起了手机。

里面有两则短信。

一则来自菲利西亚。

明天下午4:35,执行董事会会议。
务必不要迟到。


哈利微笑着读着这条简讯,有时候菲利西亚看起来倒是更像是他的老板而不是什么秘书。她是极少数依旧活着的但是知道他的疾病的人之中的一个,并且作为一名私人秘书,她将照顾他身理与心理作为她工作中的重要一部分。在过去的两周里,她约了两名医术高超同时又小心谨慎嘴巴严实的医生来照顾疾病带给他的最基础的部分——比如虚弱,或者是体重的减轻。哈利很庆幸他在父亲的一队前秘书中找到了这样一位好伙伴。而且当年诺曼几乎都没有给予她太多的信任,也从不把她当一个真正的具有才能的秘书对待。他绝不会重蹈覆辙。菲利西亚已经是他将来的一部分,一个他知道的不久就会被需要的人。

另一则来自彼得。

嗨!我就是想确认一下如果今晚依旧不行,你仍然感觉不太舒服,我们总是可以推迟到另一天的。

哈利蹙眉盯着手机的屏幕,实际上他今天早上糟糕极了。当他起床去冲一个冷水澡来清醒清醒时,冰冷刺骨的水就像是上万把尖锐的小刀刺穿他的皮肤,让这无色透明的液体染得血红。他知道疾病已经让他的皮肤愈发脆弱了,现在的他可没有那么强壮到用冷水澡消灭醉宿带来的影响。

然后,当他尝试着去吃早饭时,他无法拿稳任何东西。

不论怎样,他不想让彼得发现这些微不足道的小插曲,就让他能装腔作势多久就做多久吧,彼得没必要知道任何事。

于是哈利回复了一条简讯:


当然了你这个笨蛋,今天晚上八点,可不要让我久等。

ps:翻译的非常垃圾,与原作者自己翻译自己的文章完全没法比。浓浓的翻译腔以及不通顺的语句,大家就凑活看看吧,原作写的倒是非常好啊_(:з」∠)_。

以及我写文卡住了,上一章一个评论都没有,心痛到无法呼吸。


下一章

评论 ( 8 )
热度 ( 41 )

© 柚子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