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猹

愿你幸福。

【翻译】Blend in With Your Lies(1)

复健成功,9000+请大家品尝。

作者: QuellinesStories

译者:柚子猹

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061189/chapters/4479879

简介:首先让我们感谢死侍先生疯狂的主意,Peter别无选择地假装自己站在了邪恶的一方。剩下的就是继续行动了,圣母玛利亚保佑没有别人发现,否则他可就得玩完了。

第一章 死侍的计划

“所以你想让我表现成个恶棍?”Peter用质疑的语气问道,面具下的眉毛拱成了一座小桥。

“是的!”死侍理直气壮地回答,他双手叉腰,还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后这样我可以帮助他们,让他们成为英雄?”Peter感到自己的眼角一抽一抽,他强忍着压制住了满腹的吐槽。

“哇哦,你明白了!”死侍吹着口哨,给了Peter一个大拇指。

“好吧,如果我真的按照你的主意做了,那我估计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这也太荒唐了。”蜘蛛侠忍无可忍,决定转身离开。

“难道你甚至都不考虑我的辉煌功绩吗?”死侍气呼呼地窜到他前面,双臂交叉挡住了他的去路。

“不,我真不是——”

“这是个好主意!”

“那得让这个世界变成什么鬼样子才能让它成为个,嗯,好主意?”Peter觉得自己的白眼完全不够用。

“因为那些坏蛋不像你想的那么糟,你知道的。呃,好吧,除了犀牛人,他就是一坨屎。但是来嘛!我敢打赌,如果你哪怕仅仅了解了他们身后的故事,并与他们有点联系——”

十九岁的Peter摇了摇头。“你疯了,我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Wade。”他越过死侍头也不回地向前走着,“在每一次的战斗前我都试图和他们好好谈谈,但有人理我吗?他们甚至都不听我在说什么。我可不觉得再来一次会有什么不同。”

“最后的结果呢?”

“啥——好吧,不管最后结果是什么。”

死侍突然叹起气来,那叹息声又长又沉。“好吧......我其实不想这么做的,但是......”

Peter立马就停下了脚步,脑中禁铃大作,警惕地盯着死侍,余光打量的四周:“你想干什么!?”

“哈哈,没什么啦,没什么啦......”死侍无辜地眨眨眼睛——虽然Peter根本看不见——,装模作样傻兮兮地又吹起口哨来。

他们盯着对方,场面一度十分尴尬,然而就在这时,Wade突然撒腿就跑,Peter无奈地呻吟一声,不情不愿地追了上去。

“Wade,你去哪儿?你要去干什么?”Peter有些气喘。通常情况下如果死侍把事情都说明白了,一切都不用担心。但又有几次死侍在不管不顾搞事情之前好好解释了?特别是看刚刚他的样子,天知道他又要搞什么事情!

“没啥啦!我就在这附近逛逛!”死侍轻佻地丢来一个飞吻,马不停蹄地挥手再见了。

“见鬼了。”Peter嘟囔着,那个基本可以确定精神错乱的雇佣兵从周围那么多可供选择的“逛逛”地点里——如果Peter眼睛还没瞎的话——选择了一家儿童医院!?“Wade!”蜘蛛侠压低了声音呼唤道,莫名心虚地踮着脚尖穿过寂静的医院大厅,顺便跟前台的护士姐姐挥挥手,表明一切都在你的纽约好邻居蜘蛛侠的掌控之下......但,愿,吧。“Wade!”Peter上了二楼,他咬着牙,好像能把这个名字的主人咬碎一样。他小声地呼出了气,一边眨着眼睛一边打开了一扇门。他走了进去。“Wade,我发誓如果这一切又是你拙劣的玩笑,我小蜘蛛今天就要.......”话还没说完,他突然失意体前屈——瞧瞧眼前的是什么!Wade竟然抱着一个熟睡的小女孩在窗子外面晃荡!

“你在干什么!你疯了吗!快把她放下来!”

“啊哦。”死侍耸了耸肩,手上瘦弱的小女孩像是被他失手滑了下去一样。这时候Peter可没空想死侍的什么狗屁计划了,他立即起跳,地板上划出了刺耳的噪音,就这样冲出了窗外。

围墙外的沙人眨了眨眼睛,他像往常一样在这个时间守在这里。即使他并不想亲眼见自己的女儿,但他还是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拜访她。所以根据以往的经历和各方面的考虑,眼前这幅女儿像破布娃娃一样被丢出来的景象简直是他在做梦。他不知道到底是谁这么做的,但他一定会会经历世上最严厉的惩罚。

“退后,Wade!你怎么比平时还疯!”Peter发出嘘声,几乎是立刻就抱着清醒过来的小女孩远离了挥舞刀剑发着疯病的雇佣兵。她肯定被吓坏了!Peter这么想到。

沙人花了一会儿才搞清楚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然后他二话不说就化成一浪狂沙直砸死侍的脑门,死侍啪唧一声就倒在了地上。Peter在一旁表示我和我的小伙伴都惊呆了,这又是个什么情况?虽然沙人没有直接攻上带着小女孩的自己让他暗自松了口气,可谁来告诉他他的众多死敌其中的一个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怎......怎么......了?”Peter轻轻把小女孩放在草坪上,对方战战兢兢磕磕巴巴地问道。

“你还好吧?”Peter温柔地问道,他隔着手套轻柔地抚摸过小女孩的头顶,希望能够安慰到她。他的身后,是死侍和沙人鸡飞狗跳的搏斗。

就在这时,小女孩的眼睛突然睁大:

“小心!”

眨眼间,Peter毫不犹豫地转身,张开双臂护在小女孩身前。死侍挥舞的双剑擦身而过,在Peter制服的胸口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划痕,沙人的沙子接踵而至,即使戴着面罩也把Peter呛了个泪流满面。

“他到底想干什么...?”Peter在喘气的间隙里又喃喃自语了一遍,说实话Wade要命又不肯告诉他的主意已经惹恼了他。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声抽噎,这让他回头越过自己的肩膀看向那个小女孩,手下下意识地用蛛网造了朵小雪花。小女孩双眼像是突然住进了星星,嘴角翘起像一弯弯月。“很好,你喜欢这个。”他有些宽慰地自言自语道,说话期间又捏了个星星。他身后死侍讽刺又欠揍的话语,伴随着一阵又一阵沙群撞击地面的声音,让他不禁想是不是要出手调和一下那两个打起来就没完没了的家伙。不过这没有眼前的小女孩重要,她看起来还是紧张得难以呼吸。“好吧,你最喜欢的动物是什么?”Peter轻声问到,他的气息还有些不匀。

小女孩仔细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斩钉截铁地回答道:“龙!”

Peter在内心啐了一口,这个年纪的小姑娘不都喜欢毛茸茸可爱的简单的小动物嘛。

“呃,对,龙啊......”他设法使蛛网看起来像火焰的轮廓,“这个如何?巨龙喷火——”

女孩点了点头,眼睛亮了起来,她的粗喘很快就消失了。这使得Peter如释重负,也大概是Peter今天唯一的好运气了。

“好吧,好吧,给你就给你!”死侍大叫着投降了,导致彼得眨眼,小心翼翼地回头看去。身着红蓝的英雄看着Wade举起手后退了几步,然后突然跑了过来,沙人则在后面时刻准备着抓住他。

“爸爸?”小女孩问道。Peter僵硬地转回了头,惊讶之余,慢慢地…逐步地…把一切…拼凑在一起......死侍的计划是——哦,日。

沙人听到了女儿的声音,经过一番挣扎之后还是踌躇地转过了身,然而在看到蜘蛛侠的一瞬间,他警惕又危险地眯起了眼睛:“离她远点。”

彼得立刻站了起来,举起双手表示毫无威胁。虚弱的女孩低着头,紧紧地盯着他的腿。

“嗯,瞧,我不想惹麻烦,我只是想帮忙。”彼得开始解释。

“亲爱的过来。“沙人招招手,张开双臂。

小女孩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决定向前走,可没走几步就膝盖发软地摔倒了。在她撞到地面之前,蜘蛛侠一把捞起了她,然后含糊地抓住她的手,小心翼翼地走向他那可疑但安静的反派。

沙人接过了小女孩,让其坐在自己的手臂上。他有些不确定地打量着蜘蛛侠,最终喃喃道:“谢谢。”

Emmmm......或许死侍的计划可能会成功呢......不过Peter真的不想冒这么大的险——

Peter突然感到一种冰凉坚硬,具有金属感的东西攥紧了他的脚踝,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就被抛向了空中。就着完全颠倒的视野,映入他眼帘的是章鱼博士,和数辆警车。

“开火!”Peter听到有人大吼道。

“喂,等等!别开——”迟了。深棕色头发的超级英雄设法从机械触手里挣脱出来,在荡到警察面前之前用自己的蛛丝织出了一个松散的人孔。显然这一举动起了反作用,警察们惊得暂时停止了开火,却没有让出路来。两个反派也不由自主地挑起了眉头,蜘蛛侠这样可不大像是准备转移然后让这些警察们继续手头的工作,倒更像是要攻击他们。

“乖啊,没事的,不要哭。”Peter蹲了下去,试着安慰着饱受惊吓的小女孩,一旁的沙人只是给了他一个莫名的眼神。

“蜘蛛侠停止你现在的动作!不然我们要开枪了!”警方把他通缉了?蜘蛛侠被眼前的情况搞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一个简短、尴尬又困惑的停顿。然后......“你们什么意思!?”蜘蛛侠惊叫起来,手握双拳紧紧贴在身体两边。首先,他在射程中时这帮人就已经开了枪;其次,他们现在怎么搞的他——堂堂超级英雄蜘蛛侠像是个恶霸似的?

电光人出现在了章鱼博士的身边,却被博士的一只触手拦了下来。先等等,章鱼博士示意道。

“我们接到了消息!”警察回答到,让Peter脑子里更混乱了。

“什么消息?”Peter质问道。他觉得是时候把Wade这个社会毒瘤给乱刀弄死了,估计,不,一定是死侍那个混蛋搅合出来的!

“站起来,不然我们就要开枪了!”警察发出最后通牒,引起彼得的不满,“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在试图帮助坏人!我们不会让你得逞的!”

“什么?..!”彼得感到下巴在抽搐。

“举起手来!”

“别!听着——”

“开火!”

“好吧!好啊。”彼得低声叹息,他很不情愿地举起了手。

“现在就过来!”

Peter在他的面具后冷笑了一声,看看他现在被人逼着站出来,不得已地与那名下达命令的警官面对面。他一定是新来的,Peter这么想着。

“我们已经接到可靠信息说这个家伙已经叛变了!自由开火!”年长的警官对着对讲机说道,让Peter连嘲讽的力气都没了。

“拜托!那个给你们通风报信的人才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虽然我不明白他是怎么让你们对着团狗屎深信不疑,但是......"

“自由开火!”一名女警大喊道。一时间,所有的武器都指向了Peter,让他来不及多想只能遵从自己的下意识——把警官一把摁倒在地上。

“听我说!”彼得拔高声音声音坚持说道。他站了起来,仍然抓住那名警官作为掩护。

“确认指控!蜘蛛侠在保卫国家威胁!”女警的尖叫响彻了扩音器。”这已演变成人质的状况!开火!”

废话。“不,我——”彼得徒劳地辩解道,他只是想保护无辜的孩子!然而警察们给本没有给他机会,背景中的恶棍也只是好奇地打量着他。

“快开火!”老警官即使被人挟持在手也坚持下达着命令。Peter连忙用蛛丝封住了他的嘴,将其抛在一边,手指上下翻动指出蛛网封掉了一个个枪口。幸好在场只有而二十三个人,否则这会儿他估计已经被打成筛子了。

“你们就不能等一下吗?”Peter是真的生气了,他一脚踹开了老警官颤颤巍巍举起来的武器。“给我停下!”Peter忍无可忍地吼道,将另一枚举起的武器打翻在地。

“他干啥子呢?”章鱼博士一脸被娱乐到了。

“妄想症?”沙人猜到。

“或者是在搞什么鬼?”电光人发出电音。

“谁知道呢?或许是个天大的误会。”Harry耸了耸肩。

“不——你——别动——”Peter艰难地呻吟着,扑倒了一个试图冲向反派的一名警察。“你可以先离开吗?”Peter恳求道。好吧,大家好像都没意识到他其实是在跟那个孩子讲话。

“也许小蜘蛛只是厌倦了当英雄。”黑猫撩了一下头发,“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建议我们亲自找到答案。”

“你这又是什么意思?”神秘客双臂交叉着质疑道。

“我是说我们可以先帮帮他,然后,哦,审问他。”Felicia恶作剧般地眨了眨眼。

“这是陷阱!”犀牛人狠狠跺了一脚地板,“蜘蛛不值得信任!”

“可是你们肯定都好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呀,”Felicia把手支在了臀侧,“此外,让蜘蛛侠站到我们这边,这总值得我们冒险吧。你们想想,他一人能敌我们一伙呢。”

“那我们怎么做才能搞清楚他发什么疯?”秃鹫皱紧了眉头。

同时,Peter一脸绝望地看着穿着警服混迹在警察里的死侍,一边向他挥着手,一边举起了肩上的火箭筒。

“他们是眼瞎了吗!?”Peter嘟囔着。眼前场景一片混乱,警察们正忙着把武器上的蛛网给扯下来,没人有时间往人群里多看一眼,看看有位潜在精神病患者正举着火箭筒准备发射——更正一下,他已经发射了。精彩,太精彩了。在这一切结束之后他们一定要好好地、深入地谈谈Peter到底有多么不赞成他那些危险又愚蠢的想法。

死侍瞄准了那个无辜的孩子——当然这也是Peter还在维护着身后那帮吃瓜恶棍的唯一原因。他喘着气,射出蛛网撤下警车大开的车门,试图用它挡住那枚火箭弹。然而火箭弹的威力还是过于强大,车门被振飞,直直撞上了蜘蛛侠的胸口,强烈的冲击疼得他一下子停止了呼吸。弹片四处飞溅,在他的腿侧留下一个又一个血痕。

Peter呻吟着,两眼发黑地抬头望着陷入沉思的反派们。如果他能活下来的话他一定要剁了死侍的狗头......

当Wade看到坏人决定不伤害彼得时,他赞许地点点头,然后悄咪咪地在没人发现的情况下离开了——除了一个他不得不打昏扒衣的警察外。看哪,他那绝妙的计划终究还是顺利的,至少他确信这是一个绝妙的计划。

那Peter是怎么想的呢?试问如果是你,醒来之后发现自己手脚都被缠上了坚实的铁锁,你又会怎么想呢?Peter已经被死侍搞出的这一团烂摊子弄得只会苦中作乐了。

“哦,你们一定在骗我。”Peter感受到脸上的面具还呆在老地方。

没事儿,乐观点,他只要用他聪明的大脑重回自由身,然后再偷偷溜出来。不过当然,他现在跟个破布娃娃一样,腿上流着血,身上到处是伤,肋骨感觉也不咋对劲。拖着这样的身体战斗肯定是个问题,不过要是他能够在重获自由之后安静地翻窗出去的话,那也不用打来打去吧?

“睡了个好觉?”废话。

章鱼博士只身一人站在Peter的身前。Peter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因为在经历过深思熟虑之后他发现现下最好的选择正好是他最不愿意做的——先跟着死侍的计划来,事后抓准时机抽身而逃。

“是啊,好极了。”Peter笑着点了点头,喉结随着吞咽上下动了动。

“我从不知道你还能是恶棍型蜘蛛人,那些警察到底在说些什么?”Octavius博士继续说,头微微朝下倾斜,眼镜后面的眼睛微眯着盯着Peter。

好吧…如果彼得是个恶棍,必须站在邪恶的一边,他会怎么说?天哪,死侍是疯了才会把Peter弄到不得不这么做。

“嗯…...我可能在试着去帮助一些我本来不应该帮助的人。”彼得在他的面具下天真地笑了。

“为什么要这样?”Octavius拱起了眉毛。

“我看,你不会相信我的。”彼得叹了口气,低下头,老天保佑他的表演不要太拙劣。

“那就说服我。”

蜘蛛侠欲言又止地抬起了头,道:“我累了。”章鱼博士歪了歪头。“我一直都在试图拯救这个城市。”蜘蛛侠有些不安,因为他自己知道他这些话里有多少确实是真心话…...作为一个超级英雄——不,他这么说只是为了以后能逃跑。“听着,我意识到整个司法系统的运作方式一团乱麻;警察和法官都腐败堕落——”

“到底是什么让你意识到这一点?”

“神盾局”是第一个从Peter的舌头上滚下来的词。“他们应该是英雄,对吧?但是他们一直在做的事情…就我而言,你们反倒更像好人。”

“你为什么这么说?”Peter顿住了,脑海里一下子卡壳——他能坚持这么长时间已经够令人惊讶了,要知道他原先连几秒的谎言都撒不下去。所以既然好不容易做到了这步,就不能让它全盘皆崩……“嗯,我的意思是——”他回想死侍说过的关于每个反派其实并不坏到骨子里,他们都有苦衷——好像除了犀牛人。”——除了犀牛人,你们都不是在为做坏事而做这些事,对吧?至少你们都有或曾经有着美好的初衷,不像......”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话?”章鱼博士压住了他,至少他的神情像是觉得Peter不是完全在胡说八道了。

彼得沉默着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嗯,实际上我不知道,我估计你也不知道。但是如果有任何事能让你相信我——”

“任何事?”章鱼博士饶有兴致地挑起眉。

啊哦。

“嗯。”Peter坚定地点了点头。

“所以你愿意证明这不是什么把戏?”博士若有所思地挠了挠下巴。

“当然可以!”Peter表面上满腔热情地应和着,内心或多或少都在尖叫。

博士盯着他,Peter有些担心对方已经完全看穿了他。就在心脏就快跳到嗓子眼的时候,博士转身招呼了什么人进来,Peter如释重负地打出一口气。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Connors教授。

“医他。”Octavius命令道,而后把他们俩单独留下。

“教授?什么?”Peter开始糊涂了。

“你在这儿干什么?”Connors喉咙里发出嘶嘶的声音,他走向这个年轻人,把他的急救包放在了一边。

“我在这里干什么?你在这里干什么?你不是在接受治疗或者在雷文克劳福特——”

“我很好!”Connors说,眼睛如同蜥蜴眯成了一条缝,眸子在闪烁着的明亮的绿色和正常之间转换,这让他闭上眼睛狠狠摇了几下头。”你在这里干什么?你得出去!”

Peter感到毛巾吸走了他流的血。“我只是——”他停顿了一下,不确定他是否真的可以信任另一个人,“——要改过自新了。”

Connors教授吃惊地盯着他。“你是认真的?你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酒精倒在Peter的伤口上,让他哆嗦了一下。“嗯,是啊。说得好像你不是他们的一员似的。”

“我是他们中的一员!”他反驳道,眼睛闪着更具爬行动物特征的眼睛,然后再次恢复正常,“你走错了方向,Peter,你不适合做一个恶棍!这不是你父亲希望你成为的人!”

从这样一个人口中听到自己的父亲,让Peter不由自主地嘲笑说:“也许我不想被我父亲希望我成为的人。”他的牙齿陷入他的下嘴唇,针头刺入他的皮肤。

“你父亲是个好人,Peter,他爱你,不要怨恨他离开,你知道这是他不得不做的事。”

“喂——”

“不,Peter Parker!”Connors紧张地环顾四周,“答应我,当你得到机会的时候,你一定离开这个地方,不要走这条路——”

“不,”彼得回答道。当然,这正是等到机会出现时他所做的事情,但以防万一这件事还是先放在肚子里吧。

Connors教授的脸被一种难以言说的沮丧和失望给笼罩了,这让Peter感到有些内疚。

“Connors,”在金发的教授结束医治Peter时,Octavius博士出现在房间里。

“怎么了?”Connors教授回应道,轻轻拍掉了最后一片血迹。

“Parker有没有说道这是个骗局?”有这八个爪子的恶棍发问道,Pete则r为自己之前所做的决定松了一口气。

“没有。”Connors教授继续收拾着自己的装备。

“Connors。”章鱼博士拔高了声音。

Connors的眼睛突然变成了非人的爬行动物的样子,看着章鱼博士的肩膀得意的笑着。”不,事实上,可怜的男孩确信我们是真正的英雄,又或者说他的青春期来迟了点。”

Octavius博士终于满意地点点头。“那样的话,“他把钥匙扔给了Peter,”等你准备好了就出来。”

等到两个人都离开了房间,Peter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锁,撤掉身上的铁链。他警惕地打量了四周,确保只有他一个人,然后大步冲向窗边。窗是锁着的。这里是Harry Osborn的豪宅,他的玻璃可以在绿巨人的捶打中存活下来——要知道作为一名Osborn意味着你需要顶级的安保。可惜这对蜘蛛侠才不是什么好事,他被困住了。

Peter叹了口气,走出房间,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认为这是一个耍着他玩的诡计。他依旧相信恶棍们随时会从角落里跳出来给他致命一击,然而他惊奇的发现整个团伙只是待在Harry的客厅。他尴尬地站在那里,直到豪宅的主人抬起头和他对上了视线。

“哦,小虫子醒了。”Harry淡淡地说道,蓝色的眼睛又坠回手中的书本上。

“你!”犀牛人咆哮着,用金属武器直指着Peter。

“放下。”Harry头也不抬地警告着,“我不会让蜘蛛侠的血污染了我昂贵的地毯,如果你还想在这待着的话,现在就给我放下武器。”

当犀牛人照做时,Peter宽慰地松了口气,笨拙地搓揉着他的脖子。每个恶棍都既好奇又谨慎地盯着他。

“我们欢迎你找个位置坐下,不过你更愿意像个金鱼一样张着嘴傻站在门口也没有人拦着你。”Harry声音里带着一丝恶意和嘲弄。

Peter咬紧牙关,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唯一的座位在电光人旁边,Peter十分感谢自己的面具把他脸上所有紧张的情绪全都遮掩住了。

电光人的眼珠上下转动,古怪地打量着他。

“嗯,Max,对吧?”Peter伸出手,以友好的声音打招呼。

电光人眯起眼睛,看了看Peter的手,然后转身去修理他的膝上安装着的某种电动装置去了。

“所以到什么时候我们才开始解决蜘蛛侠在这儿的现况?”几分钟后,Felicia把手机放在了一边,无视了房间里紧绷的气氛开口问道。

“我把他扔出窗外!这样就不会有问题了!”犀牛人说,引得Harry咯咯发笑。

“有什么可以解决的?”带着电音的声音传来,引起蜘蛛人抬头看着声源。Max仔细盯了他一会儿,接着皱着眉头转移了方向,好不清楚这个“昔日敌人今日队友”的想法。

“我不明白的是我们为什么不杀了他。”秃鹫提出。Peter自一旁清了清嗓子,提醒他们人还在这儿呢。

“我的朋友们,原因嘛,谁叫他比我们整个团队都要强大呢。”神秘客双臂交叉,解释道,“毕竟他打败了我们很多次,杀了他虽然会更安全,但将他留在我们这边好处会更大。”他一边思索一边发出了笑声,“因此,真正的问题是我们是否更看重安全还是利益,考虑到我们是典型的罪犯,我认为必须是后者,除非有人可能持不同意见。”说罢,他瞥了一眼浑身僵硬的‘前’超级英雄。“看在上帝的份上,先让这条小可怜虫休息一下吧。虽然我们可能会鄙视他过去,不过,就是现在,如果他真的想加入我们的行列,我们应该张开双臂欢迎他,而不是强迫他恼羞成怒地离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哼,Peter当然知道他想和谁成为盟友,首先他得找到办法偷偷溜出去。

“我们怎么知道这不是一个骗局?”电光人的质疑,不安地盯着蜘蛛侠。

“他确实做了些什么来证明他的诚实。”Octavius博士突然开口,挑起了众人的兴致。

Peter紧张地笑了笑。“只要它,你知道,的确在理——”

Harry从书上瞥了一眼,把它面朝下放在一边。“你说什么?”

冷汗布满了Peter的背脊,“我想你心里有数。”

“也许我们应该等到之后,更隐蔽地讨论这个话题。”Felicia的嘴角擒着得意的笑,”现在嘛,我要去睡觉,而且你们都得去,我们已经度过了漫长的一天,小蜘蛛大概也是累极了。”

“好吧,妈妈,”Harry笑着,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我们之后将继续这段对话,到那时,Park——我是说,蜘蛛人,随便挑一个地方去睡觉,我们有一些开放的房间。但是不要自作聪明,否则你会死得比你不能证明你是个恶棍还要快。”

Peter点了点头,他想知道他对他曾经的最好的朋友的仇恨是否已经扩散到别人都能感受到;其他的反派(可能除了犀牛人),Peter可以设法满足他们的要求,可Harry......Harry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其他罪犯只是伤害了Peter,Harry却伤害了Gwen,这让他难以释怀。但眼下,他只能尽力让他的牙齿紧紧咬住自己的舌头,压抑住内心情感。

“嘿,”等到其他恶棍已经回房房,Peter轻轻敲了下神秘客的的手臂。“谢谢你。”

神秘客停了下来,似乎在琢磨着什么。“蜘蛛侠,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会站在你的一边。”他转过身,直视着Peter的眼睛,“但如果让我发现这是一个骗局或者诡计,你会后悔的。”





评论 ( 11 )
热度 ( 57 )
  1. 三夕白鸟Sccc柚子猹 转载了此文字

© 柚子猹 | Powered by LOFTER